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完美攻略 > 正文

《完美国际2》不一样的胧族秘史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6/13 21:04:39 人气:26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胧族秘史

 

  仓庚泣,玄鸟殆,荧惑守心,惊世奇象泄天机

 

  万劫湮,朝啼殇,苍阎玉清,命悬一线觊圣影

 

  第一章 穷天之变

 

  早有传闻,“七杀盟”这个神秘诡谲的组织,入会者皆是各个宗派地位非常尊崇的要人。他们皆因觊觎“神之子”之力而互相勾结,自成立的数百年间,收罗众多关于“神之子”的线索秘文,虚虚实实,真伪难辩。

 

  “七杀盟”成立二百七十周年,老盟主传位于长子殷海踪,次年,殷海踪迎娶了羽族暗羽部的公主墨澈心,娶亲之日,整个“七杀盟”因墨澈心带来的一份“嫁妆”而群情激荡。这份嫁妆是一份古老的书简,书简中记载的则是关于“神之子”藏身之所 -- 伽罗天刑和无幻灿天。

 

  据记载,伽罗天刑乃“神之子”衡阎身居之地。每隔三百年,在荧惑守心之日,无极海东极之地将会浮现一座海岛,海岛上空盘旋着大量的仓庚和玄鸟。令人称奇的是,这些仓庚和玄鸟似乎不敢降落在海岛上,它们只是不停的哀哀悲鸣,待到仓庚啼血,玄鸟殆亡,这座海岛方才隐没于云海之间。显现的时间非常的短暂。

 

  居住在伽罗天刑的人,除了“神之子”外,还有他的守护者兼权力的实行者 -- 四位途判,分别是:鬼叟、吊命、邪忘、魈嬗。其中,以鬼叟、吊命二位途判为首的“非法庭”负责擒拿完美世界中的野心家、阴谋份子。而邪忘掌管的“祸央宫”则是囚禁这些恶人的地狱之所。魈嬗则领导着“神之子”的亲卫队,驻守在天荒城。

 

  每隔三百年,伽罗天刑浮现之时,鬼叟和吊命便携一干拘邢长和拘役鬼差于“渔村”登陆,擒拿完美世界的恶人,并将其囚禁在“祸央宫”的海底囚牢之内。其中若有愿意改过向善之人,则会送往无幻灿天,待改过自新后施以秘法,得以重生。而在伽罗天刑隐匿的三百年里,鬼叟和吊命则会派遣人员前往完美大陆收集情报,将为恶之人的资料载入“断薄”,待三百年一出之时,便依照四位途判之意,将为恶者通通擒回。

 

  经“七杀盟”的几位宗主研究,认为这古简记载的内容可信度非常高。殷海踪更是找来万流城长老的同门师弟沥海天官,据沥海天官推算,完美历960年仲月朔日子时(2月初一23点-1点)正是“伽罗天刑”出现在无极海东端之日。

 

  确定日期后,“七杀盟”开始为出海寻找“伽罗天刑”秘密打造船只,而与他们的对抗的“仙侠岛”很快就发现了“七杀盟”种种异常的举动,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些收集“神之子”情报的七杀盟众鲜有出现。“仙侠岛”岛主燕迟声感到此事非常蹊跷,忙与“七杀盟”内应人族法师易殊取得联系,在了解“七杀盟”意图之后,“仙侠岛”的各位义士也纷纷行动起来。

 

  完美历959年冬月晦日(11月月末),“七杀盟”全体成员,驾驶着当时最先进的船只于太极滩出发。为防止消息走漏,遭遇“仙侠岛”众人的阻击,几位宗主在太极滩至碎玉滩布下结界。而此举并未难倒早有准备的燕迟声,未出半个时辰,结界便被破解,“仙侠岛”的船只在燕迟声的一声令下后也扬帆起航。

 

  第二章 遽变危机

 

  两膄船一前一后很快驶出万劫城海域,七杀盟众人心中雀跃之情按下不表,单说仙侠岛的义士,在对待何时出手阻止七杀盟这件事情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以一合门首领天幕为首的认为,此乃天赐良机,不应阻止七杀盟寻找神之子,而应该是尾随其后,静观其变。如真的找到神之子,到时再出手保护,也不失为仙侠岛侠义之举。这个想法,得到了大多数义士的赞同,于是,仙侠岛众法师齐力施法,将整艘船只隐匿起来,只做远远的跟随。

 

  七杀盟中,各个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在平时,他们早就会发现后面的跟踪者。可惜,对无上力量的崇拜之情及想要占为已有的贪婪私欲彻底冲昏了他们的头脑。他们不光没有发现“仙侠岛”的跟踪,而且对如死黑色的海水也视而不见,一场灭顶的危机正悄悄的靠近他们的船只。

 

  相传,无极海中有一种生物唤名丑笑,是一种脚上有蹼,牙齿横生的怪物。上古时代,它们的族长与巡海夜叉签订了契约,通过牺牲一小部份灵魂获得了强大的黑魔法,可以在无法洞悉的黑暗之中对敌人进行无形地攻击。七杀盟庞大的船只,以及船上涌动着的修行者强大的灵力,吸引了丑笑族人的注意。面对这样一群可怕的生物,就算是法力高强的七杀盟也很难全身而退。

 

  战云飞涌掀尘浪,海天妖祸血涛生

 

  七杀盟与丑笑族这场生死之战打了近一天一夜。等仙侠岛众人赶到时,面对那惨烈的景象,心智稍微软弱些的人眼泪都掉了下来。谁也没有想到,以狠谲闻名的七杀盟的灭门之灾来得竞是如此的突然,又是如此的戏剧。

 

  面对七杀盟的惨状,燕迟声心中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他让众法师解除法术,命近半数的仙侠岛人登上七杀盟的船只,察看伤情,寻找生还者。悲痛笼罩在众人心头,使大家忽略了最重要的险情,危机并没有解除,好战、残忍的丑笑族人并未远离。

 

  七杀盟几乎是全军覆灭。生命尚存一线的仅剩二十一人,除了盟主夫人墨澈心外,还有火夜宗宗主夜官圆缺,雾候宗副宗主之女水聆,端阴宗宗主之侄漠江,以及卧底的人族法师易殊。

 

  正当仙侠岛人众人要将这些重伤患移至自己的船上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仙侠岛的船只不见了!燕迟声大喊一声“不妙”,忙率众人驭起飞剑四下寻找。怎奈海水茫茫,哪里还有船只的踪影,留在船上的半数仙侠岛人就这样和他们的船一同消失了。最终,他们大部份成了丑笑族的果腹之物,只有极少数的幸运者,在最后的关头驭起飞剑

 

  逃离海面,但最终也因法力衰弱,难以支持而一头扎进海中。后被祖灵州药师救起,此乃后话了。

 

  无奈之下,燕迟声只好率余部返回七杀盟的船上。庆幸的是,船只并未受到太大的损伤。燕迟声恐再遭遇不测,让法师继续施法将船只隐匿航行,也因此躲避了丑笑人的再次袭击。

 

  七杀盟的伤患在仙侠岛人的悉心医治下,病情渐有起色。令人众人欣慰的是,掌握大量关于“神之子”秘密的盟主夫人墨澈心于翌日便苏醒过来。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墨澈心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询问七杀盟众人安危,而是向人确认时间!当得知还有两日就是朔日时,墨澈心紧蹙的秀眉舒展开来。

 

  二日后,船只终于行驶到无极海东极之地,人们在企盼和忐忑中数着时间。仲月朔日子时,黑风无月。无极海之上,水掀三千丈,一道苍雷划破天空,强烈电球窜入海中,巨能推挤无极海之水,掀启矗天水壁,蔚为壮观!水壁冲天而起,没入云天之中,天际染成一片金色。

 

  一道封天之浪过后,一座岛屿浮现在东极尽头,与此同时,数道黑影冲向天际。

 

  此番景象直看得仙侠岛众人目瞪口呆。正当大家不知所措之时,一个娇媚的声音缓缓道:“伽罗天刑就在前方,大家何不弃船登岸,一觐神之子威德?”

 

  仿若从梦中惊醒一般,众人等不及船只靠岸,纷纷驭起飞剑飞向传说中的伽罗天刑。

 

  人们鹊跃吵杂的声音将仓庚和玄鸟的悲鸣掩盖,伴随着最后一人燕迟声的进入,仓庚的嘴角渗出鲜血,伽罗天刑渐渐隐匿在水天之间。

 第三章 奇境逢生

 

  几千年来,还从未有人以这样一种方式进入伽罗天刑!面对这偶然闯入的一群人,途判邪忘忙找到魈嬗,二人一同面见神之子衡阎。衡阎听后,只是微微一笑,说了句“恶者投入地府,善者留在伽罗。”邪忘和魈嬗忙颔首称是,退出殿堂。

 

  “善者不遣至灿天,想必神之子另有打算吧!” 魈嬗于是对邪忘说道。

 

  经过甄选,七杀盟墨澈心等七人,仙侠岛天幕等十三人被囚于地府,余下的共五十一人留在了伽罗天刑。

 

  燕迟声就此成为这五十一人的首领。魈嬗将他们安置在了伽罗天东侧密林之中,该林唤名魍休林,魍休林以西有一个村落,伽罗天刑最大的部族--死神居住在那里。鬼叟和吊命那一干拘邢长和拘役鬼差大多出于这个部落。

 

  当初首位神之子创造伽罗天刑后,认为看守恶人之责凶险异常,必须要有一支实力超强,能威慑恶人的队伍才行。于是,神之子取天魔一滴精元植入仙界一名女性精灵体内,进行无性繁衍,因此有了死神这一种族。

 

  死神以伽罗天刑正统原住民自居,极为重视自我优越性,对神之子及四位途判绝对忠诚。但同时,他们又具备了天魔阴险、狡诈、残暴等特性。虽对主子必恭必敬,对待他们看管的

 

  恶人,手段却是相当的歹毒、狠辣。那囚禁在生死牢笼的恶人们对他们简直是恨之入骨。

 

  虽唤名“死神”,但这个种族的族人样貌却是出奇的美丽。许是那神之子必竟是天神的使者,生性纯良、喜爱美好的事物的缘故。死神除大部份编入看管恶人的部队,还有一部份会担任神子之亲卫一职。也可能是神之子不想天天看到自己的护卫是一付丑恶的嘴脸,男性死神生得都高大冷俊、不苟言笑,女性死神则正好相反,身材娇小,伶牙利齿,最喜嬉笑打闹。

 

  来此数月后,燕迟声他们对于伽罗天刑和神之子都有了初步的了解。伽罗天刑并非与完美世界所属一个空间,伽罗天刑的一天等于完美世界的三天。在此空间的另一处还有一个名叫无幻灿天的地方,那里同样居住着一位神之子。伽罗天刑与无幻灿天相辅相成,由一男一女两名神之子分别掌管。每隔五百年(完美世界一千五百年),这两位神之子会结合诞下两位婴孩,用以继承他们使命,而上一代的神之子则会到前往慈光森林,等待天葬。

 

  燕迟声等五十一人看死神们都如此忠心,四位途判守护神之子更是兢兢业业,再想起自己来时的使命,嘴角都不禁露出自嘲的笑意。他们找到魈嬗,请求回家,却被拒绝。神之子让魈嬗转告众人,他们在这里另有使命,只是时机未到。还让这五十一人,把伽罗天刑当成自己的家,并准许他们与死神通婚。

 

  死神对于燕迟声等人产生了很大的好奇,虽然,他们以看守完美世界恶人为毕生的使命,但也许是感受到这五十一人的不同之处,而显得格外乐于亲近他们。燕迟声等人也不敢忤逆神之子之意,于是出于自愿或者是非自愿,他们都留了下来。只是在他们的心中,仍然怀念着他们的故乡—完美世界。他们不厌其烦的向自己的子孙讲述着关于完美世界的故事,临死前最后的愿望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孙有朝一日能重回完美大陆。

 

  一千年就这样过去了。仙侠岛人和死神的后裔们,继续无比忠诚的守护着他们的神之子,一丝不苟的看守着生死牢笼的犯人。令他们苦恼的是,随着完美大陆战争四起,被抓到伽罗天刑的恶人也是越来越多。伴随着恶人的相继死亡,一个诡异的种族出现在了伽罗天刑。

 

  这个叫做“梦魇”的种族,他们的前生大多是被囚禁在牢笼中的恶人!死后变成魇魔,身影隐匿在阴影之中,与噩梦共舞。他们在夜里潜入人的梦境,让对方在梦中死去,自己取得灵魂饱腹。这个种族,族人不多,且各自为营,犹如一盘散沙,很难聚集。四位途判虽几次下令捉拿,但也只是抓到区区数位。

 

  在这一千年里,燕迟声等人的后裔们看着两代神之子走入慈光森林,而再过不久之后,现任神之子苍阎和玉清也要将自己的神权交给他们的子嗣。苍阎已经将怀有身孕的玉清从无幻灿天接到了伽罗天刑的天荒城,筹备生产事宜。神之子亲卫队更是不敢怠慢,在天荒城部署了更多的卫兵。

 

  如今,这些看管囚牢的拘役鬼差,绝大多数身体里都流淌着燕迟声等人的血液。虽然他们继承了死神的果敢和坚毅,但也继承了燕迟声等人类特有的温和与善良。他们更像是天司球,外表坚韧内心柔软。也正因少了死神原有的残暴、凶狠,近年来,他们对于囚牢的犯人看管已经不那么严苛,也因此铸成了大错!

 

  第四章 苍泣天荒

 

  阴谋算计,布局机深,只为妖世灭屠。

 

  神子遭劫,曙光何在?寰宇之战天荒。

 

  没有人心甘情愿去做阶下囚,哪怕是十指沾满鲜血的大恶之人。长久的囚困不能令他们对以往犯下的罪恶产生忏悔之意,相反的,更激发出他们对囚禁者的无比恨意,及对自由的渴望。

 

  罪恶的种子早已深埋土壤,如今,到了它破土开花的时候了。

 

  三百年前,一位在完美大陆臭名昭著的恶人首领被关押进了生死囚地。这个干尽坏事的阴谋家,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感到绝望,相反的,却暗自高兴起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原来这里竟是神之子居住的地方。只要杀死神之子苍阎,我就会获得诸神的力量,成为上至三十三重大罗天,下至十八层幽冥地的无上至尊!哈哈哈……”

 

  很快,他的身边聚集了众多向往“自由”的恶人。从他们口中他得知了很多关于伽罗天刑和无幻灿天的故事。当他得知再过二百年,苍阎和玉清将会诞下一双神子之后,一个大胆的阴谋开始酝酿。

 

  没错,他是想借神子产子,玉清法力微弱,苍阎大乱方寸,拘役鬼差看守松解之际发动暴动。方案制定后,剩下的时间似乎只有是等待。而在此期间,他又通过非常手段,与梦魇族人取得了联系。在这二百年间,共有近三百名梦魇族人与他制定下了契约。

 

  玉清产子那天,正逢望日。天空如同黑幕,不见一丝光亮。恶囚暗自叫好,忙与事先约定好的梦魇族取得联系。梦魇族人得到命令后,诘诘一笑,化做一缕清烟,飞入生死囚地之中,潜入拘役鬼差的梦中。

 

  整个伽罗天刑充满了山雨欲来的诡谲气氛。神之子苍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放开玉清的双手,大步走出天荒城的悲鸣殿。

 

  但见生死囚地之处,有火球直驰急入魍休林,引燃无尽火势,无数蛾茧随烈焰化作漫天飘灰,异火眨眼吞没整个魍休林。焚焰冲天,方圆十里之林,再看不见任何生机。那些从地狱回返的恶魔,再次看到阔别以久的天地,欣喜若狂,他们一步一步,踏出了仇恨怒火奔向天荒城。

 

  苍阎双眼深沉,已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忙命身旁的途判鬼叟速调集人马前去拦截暴动者。鬼叟刚走,邪忘急急赶来,禀告苍阎守卫生死牢笼的拘役鬼差遭受到了“梦魇族”的攻击,近三分之一死于恶梦之中。清醒的鬼差难以抵挡暴动者的猛烈攻击,伤亡十分惨重。苍阎回首望向身后的魈嬗,命神子亲卫队前去协助,击杀暴动者。魈嬗虽觉不妥,但神命难为,只好领命而去。

 

  魈嬗刚走,一直守护在神之子玉清身旁的天女殷真急急来报,说玉清陷入了昏迷状态。苍阎大惊,急忙回到悲鸣殿,床塌之上,玉清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似乎进入了弥留之际。原来是那些梦魇,他们趁人不备,潜入悲鸣殿,趁玉清灵力微弱进入玉清体内。苍阎又惊又怒,急忙施法清除玉清体内的梦魇游魂,怎奈玉清体内的梦魇太多,眼看爱妻玉清性命不保,亲子更是要胎死腹中,苍阎深感无力回天,悲痛欲绝。殿外,嘶杀之声逼近,天荒城已经失

 

  守,苍阎眼中喷出怒火,奋然起身。

 

  众天女像是知道苍阎要做什么,急忙围坐在其左右,但见神之子轻吟咒语,一朵观世白莲从口中缓缓而出。只听苍阎低喝道:“合”,白莲从其口中脱离,此时玉清身体已浮在半空之中,白莲飞到玉莲脚下,花瓣渐渐合拢,将玉清母子包裹其中。

 

  凝望着观世白莲中的爱妻和未出世的爱子,苍阎对身边的殷真、殷嬗等二十几名天女说道:“你们的主人玉清已死,我只是将她最后的一口真气封印于体内,用以保护我们的孩子。只要有这口真气在,神之子封阎、玉胧就会在母体内存活。而你们的使命则是保护他们,直到神之子再次降临于世。伽罗天刑和无幻灿天已经遍染鲜血,我会将你们送到慈光森林,然后亲手毁掉这里,让那些罪孽深重的恶人永堕地府,受万劫之苦。”

 

  悲鸣殿之外,血红满溢,翻腾汹涌,鬼影呼啸,邪魅肆虐。恶魔邪灵前仆后继,杀之不尽。邪忘、魈嬗守护在神之子苍阎身边,奋力撕杀。暴动者的鲜血飞嵌到苍阎白色的长衫上,神之子的脸色,有着摄人的冷漠。

 

  毁灭之神缓缓举起了神之手,一道天雷破虚空直下,贯穿神子胸膛。神子亲卫们惊诧莫名,邪忘、魈嬗更是想用凡躯阻挡神雷吞噬之势。苍阎左手虚空一画,将众人隔绝开外,引动天雷逆袭而上,周身瞬时化作一只渡天金龙。金龙急速飞升,怒吼咆哮,整个伽罗天刑为之震荡,直震得那些暴动之徒,心胆俱碎。邪忘等人只觉天以为地,地以为天,乾坤倒转。只是此时,众人哪还顾得上自己安危,都抬头望天,寻那天龙踪迹。只听得天龙一声长啸之后,天地间陷入死一般寂静。突然,无数道金光犹如离弦之箭,从天际划落,贯穿暴动者的胸膛。暴动者们周身腾起无名之火,痛苦哀嚎,整个伽罗天刑有若地狱一般,直看得邪忘等人心下凄惶。魈嬗更是泪流满面,因为她看到贯穿暴动者的利箭正是那天渡天金龙的鳞片。

 

  当最后一名暴动者化为灰烬之后,伽罗天刑被一种深蓝色的异光笼罩,神之子苍阎以空灵之姿浮现在半空之中,伽罗天刑众生灵纷纷跪拜。

第五章 胧族现世

 

  苍阎望着脚下苍生,冰冷的眼神闪过一抹慈悲,沉默良久说道:“你们的始命已经完成,是时该你们回去了。那个由众神创造的“完美世界”,是个多么令人绝望却又心怀希冀的地方,我来自那里,而你们也该回去看看!”苍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上,缓缓接着说道:“那个地方可以看到月亮,它永远是那么美,那么忧伤……我给我的女儿取名为玉胧,她长得一定像她妈妈一样……”

 

  苍阎此话一出,伽罗天刑众生灵开始欢呼,魈嬗更是大声说道:“恭喜苍阎神子,请允许我等继续留在身边,守卫神子。”

 

  “呵呵,不必了,他们去了另一个地方,继续履行他们的职责,也许有一天,你们会见到他们……我是多么希望你们能够见到他们……”说到这里苍阎的眼光变得更加黯淡。

 

  魈嬗、邪忘等人面面相觑,无法理解神之子话中深意,只听到神之子苍阎继续说道:“恶人终是恶人,怎会有弃恶从善之意?我心怀慈悲,奢望他们可以改过自新,可换来的却是妻离子散。呵呵……也许我该去质问天神,究竟我要如何去做,才能让世间成为真正极乐圣

 

  土?”苍阎俯看脚下伏地叩首的芸芸众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我却又不能对你们弃之不理,做为神子,我将伽罗天刑和无幻灿天送予你们,也送给完美世界的人们,望你们好自为之。另外,为了感谢你们多年来对神子的忠诚守护,我赋予你们新的力量,可使你们在同怨灵的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而你们的力量将在月光的沐浴下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又是一场毁灭,又是一阙悲歌,当地覆天翻,伶仃的神子,泪眼凄惶。

 

  又是一场离别,又是新的起航,在冷眼之际,在千年之後,胧族现世。

 

  完美历4060年,在七杀盟和仙侠岛两大神秘势力退出完美世界3000年后,也是两大势力众人登上伽罗天刑的1000年之后,在无极东极之处,浮出一座岛屿。此岛与一艘巨型船只相连,这个将主城建在一艘船上的民族称自己为“胧族”。

 

  第六章: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www.3gtiankong.com/html/gonglue/29.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